您的位置:首頁 > 各地信息 > 五老風采>正文

五老風采——王保田回憶解放廈門最艱險的登陸戰斗

時間:2019-10-22    作者:    來源:

今天,是廈門解放70周年。1949年10月17日,經過人民解放軍3天3夜的浴血奮戰,五星紅旗遍插廈門全島,廈門宣告解放!為了讓青年一代銘記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廈門市委老干部局組織人員采訪了渡海作戰中,曾在第一梯隊登陸突破的274團一營營長、后任江西省軍區司令員的王保田,通過王保田老將軍的深情講述,把我們帶回到那段炮火紛飛的崢嶸歲月。今天,我們更加緬懷英烈,也更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讓我們傳承先輩的初心,在“禮贊新中國、奮進新時代”的大道上砥礪前行、矢志不渝! 


王保田老將軍深情講述解放廈門慘烈戰斗往事

渡海作戰

戰士抱炸藥包堵住槍眼

1949年10月15日下午,登陸廈門島的戰斗打響,王保田所在營是登陸作戰的第一梯隊,負責在寨上打開一個突破口,為后續部隊縱深殲敵創造條件。“我們北方戰士多,大部分不會游泳,航渡、抵灘、突破這一階段,打得特別艱難。”

黃昏,王保田等指揮員帶著戰士們乘坐50多只木帆船航渡,起渡不久,便遇上了麻煩。“海面上東北風越刮越大,沖散了隊形,破壞了作戰建制。”結果,先期抵灘的部隊在當晚10時發起沖鋒,后續船只到半夜才陸續抵達。

打開突破口的戰斗進行了好幾個小時,進展甚微。半夜又開始漲潮,困難更大了。“部隊被分隔成這里一堆,那里一群,集中不起來,好些同志被淹死了。”

“岸上守敵火力很猛,而我們都陷在大腿深的泥灘里,機槍架不起來。戰斗進行到下半夜,突破口還沒打開,我們心里很清楚,天亮前一定要拼上去,否則就沒有勝利的希望。”

必須發動突擊了。沒有地方架機槍,戰士們就跪下來用雙手當腳架;炸藥包、手榴彈浸濕了不響,我營二連七班副班長陳勤同志就抱著炸藥包去堵敵方水泥碉堡的射孔,以期引爆炸藥,與敵人同歸于盡。敵人被我軍指戰員的英勇壯舉嚇得紛紛撤退,我們抓住時機,英勇突擊,迅速奪取寨上山,打開了突破口。

黎明前,五星紅旗終于插上了寨上山!緊接著,部隊占領了寨上村及以東幾個小高地,并向左策應兄弟部隊登陸,鞏固擴大了突破口。天剛蒙蒙亮,部隊繼續向縱深發展,拿下了最艱險的登陸一役,后繼部隊得以從這個突破口進入廈門島。

10月17日上午11時許,廈門全部解放。這場戰役,我軍斃敵2000人,虜敵25000多人,守敵除第166師殘部從海上逃往小金門外,全部被殲。其中,我營俘虜敵人4500多人。


解放廈門戰斗現場(資料圖)

突破精神
助廈門經濟特區騰飛

廈門解放的槍炮聲,距我們已70年。70年來,廈門從海防前線變身經濟特區、先鋒之城。廈門人民以突破前沿陣地的精神,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以改革開放排頭兵的勇氣,追風踏浪,加入了共和國改革開放的偉大征程。

王保田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槍林彈雨中,多次身負重傷,鑒定為二級傷殘時,他沒有流淚;無麻藥手術,取出穿透臉頰的子彈時,他沒有流淚。但說到指揮子弟兵馳援廈門經濟特區建設,在和平年代的工地上揮灑汗水和青春時,這位鐵骨錚錚、戎馬一生的九旬老兵卻幾度哽咽。

“修北溪引水工程時,為了搶工期,我、戰士們和地方工程隊晝夜不休戰斗在工地上,人都瘦得變了形。為了讓我休息,勤務兵騙我上車接電話,我一上車,他就把車門關死,說:‘您瞇一會吧,就一會。’”

從坂頭水庫壩梯搶修,到北溪飲水工程,支援廈門火車站建設,每一次王保田都率領部隊官兵和廈門人民一起,以當年攻打寨上突破口的精神頑強拼搏,完成了一個又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廈門人敢當先鋒、愛拼會贏的精神,與我們當年攻打寨上突破口的精神是一樣的。當年我們靠小木船、泅渡登陸,今天已有多座跨海大橋和海底隧道將天塹變成通途;當年我們登陸的突破口,今天建成了現代化港口;當年的前沿陣地,今天是花園式的環島路;當年,我們一往無前奮勇突破贏得了廈門解放,如今,廈門人民正以突破精神,走出了一條落實新發展理念的特色城市發展道路。”

說起廈門建設成就,王保田如數家珍。“當初我一個人來到廈門,現在已是四世同堂,發展出十個小家庭。看到這一切我的心情無比喜悅,倍受鼓舞。廈門人民沒有辜負為解放廈門而英勇犧牲的革命先烈們的期望,烈士們的鮮血沒有白流。”

說著說著,王保田用山東口音唱起了自編的歌謠:“文明城市五連冠,雙擁模范九連冠,還有那一口氣數不完的全國先進全國第一;公路鐵路連通全國,萬噸巨輪開到五大洲,廈航飛遍地球的南北東西,全世界的朋友都來廈門做生意……新時代廈門人民在中央省委市委的領導下,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一定能爭得大紅旗!”

人物名片

王保田,山東人。1926年出生,1944年參加革命,江西省軍區原司令員,1993年離休。現為福建省軍區廈門第一離職干部休養所離休干部。

相關新聞
pc28am参考